top of page
  • _up

归家之路

已更新:2021年4月19日

窗外月色正好。海面上倒影着对面的点点灯光,一切安静的让人似乎都忘记了这片土地上正在经历着什么。2020年的到来,带来了世界性的恐慌和灾难。在自然面前生命是如此脆弱,在生死之间,人性被一次次的考验。我也常问自己,对错,是非。结论是,矛盾才是生命的本质,就像尼采所说过的那样,并且这种永恒的轮回还会无限循环下去。


所谓矛盾,就是阶级与阶级的矛盾,自由与束缚的矛盾,个体与群体的矛盾。矛盾之所以为矛盾,就是因为其最终的答案是无解。当下,备受争议的矛盾,便是海外归国人员与经历过这次疫情的国人的矛盾。这些天各种报道,满天飞扬,有积极的,有消极的。我是一个亲历者,人说当局者迷,但我还是想在这里谈谈我的理解和看法。       许多人因为各种原因出国,背井离乡数月数年数十年。而我也是,若说我是要学成归来,报效祖国,似乎有点冠冕堂皇。数年间作为中国建设历程的一个“局外人”,我亲眼见证了中国是如何一点一滴营造出如今的繁荣富强。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,一字之差,背后藏着多少人的日以继夜,辛勤付出。但有没有人思考过,这种转型并不是站在原地,闭门造车,就能实现的。所谓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那些海外学子华人华侨,正是这些行万里路之人,他们带回了这万里路上的风景,让文明与文明之间进行交融,一点一滴无形之中推动了这种转型。这一路上的艰辛,只有经历的人才会懂,这里头有多少寂寞,孤独,无助。我们只关心结果,而过程却从无人问津。有人说,我们的学历和拥有的一切都是父母给的,但事实是,父母打开了让我们去看世界的窗户,而后面的路,都是我们自己走的。庄子说,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也。而我想说,子非海外之学子,安知其之苦痛也。


近些年来中国的发展和繁荣是离不开这些万里求学,去国离乡之人的努力和奉献的。再说当下的疫情。回国避难还是留守海外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两难。人生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世事无常,聚散不由衷,你永远不会知道灾难和明天哪个会先降临。你关心的,在乎的和爱的人,他们身在何方,最后去到哪里。从欧洲疫情开始,到现在的大爆发,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去留。欧洲人向往民主,自由,以及他们乐观的天性,导致他们低估了这次疫情的严重性。疫情的初期,由于政府管控力度不足,造成后来的大爆发。而政府的温和的管控措施也同样是出于无奈,如果疫情没有大爆发,强制要求民众留在家中,停学停课,停止商业往来,不仅是对国家经济的重创,更会丧失执政党的民心,丢掉宝贵的选票。正所谓不见棺材不掉泪,二战以后,就没有经历过什么灾难的欧洲人民,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场世纪瘟疫即将降临。


这次疫情下,能预见到事态严峻,一切会慢慢变得不可控的人,早早筹划回国,他们事先就预料到了,爆发必定势不可挡,而欧洲大多数国家的医疗资源十分有限,根本承担不了如此重的负荷。一旦医疗系统崩溃,选择性的对病患进行医治,肯定是不可避免的。而将自己的生死交由别人选择,人的本能一定是求生。那些在疫情爆发后,看见政府仍无作为,才选择回国的人,一路上的艰辛,不言而喻。几十个小时的旅程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,应该是此生最漫长的一次逃亡之路,落地以后长达十几甚至几十个小时的检测排查,更是让他们内心崩溃,身心俱疲。还有许多人,最后选择了留在国外,一方面疫情爆发后,各国陆续采取了相应的措施进行控制,回国路上的风险也极大,他们在国外也有许多牵挂的人和事。其实,家在哪,我们爱的人在哪,我们就会去哪。可能不是中国也会是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,吾家便是吾心安之处。


再说,我们为什么要回国,我说中国是我们的家,这里有我们的父母,有我们的亲人,有陪我们从小长大的一草一木,一砖一瓦。我们要回来,因为我们想要,一家人在一起。哪怕世界末日到来,我也要拥抱你。这是我们的初衷,而我们也是这么做的。客观上,回国作为持中国护照的公民,我们有权得到治疗。我们也想和爱的人清晨说句路上小心,夜晚说句好梦入眠。人同此心,天同此理。不是给祖国添麻烦,更谈不上千里投毒之说,而是这里是我们的家。

再说归国人员里,引起热议的那些人,那些隐瞒病情,触犯法律的人,只是极少数的。但是,他们的所作所为也是身而为人,求生的本能。蝼蚁尚且贪生,为人何不惜命。几十个小时不吃不喝,一路上神经高度紧绷,下了飞机无法和亲人相拥,还要在漫长的等待中,接受一轮一轮的各种排查,其实内心是崩溃的,人在受伤时,更需要别人的安慰和拥抱。大多数人,在几十个小时的旅程后人格已经被全身心的疲惫完全“边缘化”了。人在无助和疲惫的情况下,更容易被外界的轻微变化刺激到,导致言语过激。这样的逃亡,我们谁都没有经历过,谁都会害怕,会失常。飞机一落地,迎面走来的是“全副武装”的防疫人员,这样的场面对于大多的人来说是从未见过的,谁都无法从容以对。这里是他们的家,回到家,只需要一句,“欢迎回家”。


对于入境后的检查,到后续的隔离,我们都是支持并且配合的,这也是我们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责任和义务,更是对家庭和对社会负责的行为。只是将心比心,归来不易,我们需要一句归家的问候,告知整个出境及隔离的步骤和过程。目前,对于入境人员的管控和隔离,政府的相关机构确实有待改进,整个过程我们全然不知所以,无人告知我们任何的相关事宜,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服从和等待。在这里,第一我要强调的是效率,第二是法规和知情权。其中还不排除某些人员和部门,假借防疫之名,行不义之事。


许多被隔离人员,一再强调人权,强调人权并不是什么坏事。很多人说留学生崇洋媚外,而我们的改革开放,不就是为了学习西方国家的先进理念和治国之方。这其中就包含了强调人权,民主和自由的重要性。我们的以人为本不也是大同小异吗?从社会体制角度去分析中西差别,中国是社会主义社会,欧洲是资本主义社会。但无论是什么体制,我更愿意说,人类文明的进化过程,就是私有制到公有制的过程,在这个转变中,我们会越来越注重人权,民主和自由。


同样经过二战洗礼的欧洲,百废待兴,人们忙忙碌碌,只为温饱。那个时候,多劳多得。社会同样是有阶层之分的,而这种阶层之分恰恰激发了人们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,改变自身出身。这正好完美的诠释了私有制,也是最最适合那时社会发展的体制。当社会财富积累到了一定程度,人们不再挣扎在温饱线上,也就更加关注,作为一个人应该享有的人权,社会体制是否民主,生而为人可否自由。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,财富通过在再分配,政府通过税收等等的干预措施进行调节。让每个人都能享受到生而为人的最基本的生活保障。此时的欧洲社会其实就从私有制不知不觉的被慢慢过渡。然而大国有大国之治,与欧洲的小国不能一概而论。而无论什么方式的治国之道,只要能安民心,合民意,让百姓拥有人权,享受自由,便可。所有的终点,都只是为了追求人类文明的一个理想的社会形态。这个形态通俗的讲就是希望自由,强调人权,追求民主。


还有人说我们在国外时,体谅外国医生,而对中国医生蛮横无理。所谓客随主意,入乡随俗,对待客人,或者作为客人,我们对对方大多数情况下是包容和理解的,而欧洲的整体氛围,作为一个在那生活多年的人,平心而论,确实是这样的,文化比较包容,人与人之间十分的客气,严于利己,宽以待人。有人会问,那为什么回到国内,就不能宽以待人了呢?首先,正如我前面提到的那样,此次的逃亡之路,是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其次,对于家人,我们每个人,是不是都会有更多的要求和需要?尤其在受伤时,就更希望得到情感上的安慰。人如水,遇强则刚,遇水则柔。       国内疫情初期,华人华侨留学生们买光了欧洲市场上所有的口罩和防护用具,寄往祖国。即便知道这是杯水车薪,但他们只想尽自己的一份努力,希望祖国的亲人朋友得一份安好。正因如此欧洲疫情爆发时,寻遍欧洲大街小巷,买个口罩,难如登天,许多在外华人几乎裸奔。外国人和留守华人们,无奈开始拼命的屯厕所纸,我一直不理解到底为什么。说法很多,大多数的人猜测是拿厕纸做口罩。此般无奈,谁又能理解呢。买不到口罩,在连防护措施,都没有办法得到满足的欧洲,华人们争相回国,我们不是畏惧生死,而是害怕亲人生离死别,更不想客死他乡。


有人说,祖国现在还收纳我们,是对我们的恩赐,我觉得“恩赐”这个词用的极好,历史上阶级与阶级间的斗争总是在以不同的形式发生着,爱国已经成一部分人冠冕堂皇激起斗争的理由。       将心比心,我也看见过,机场工作人员穿着防护服,汗如雨下,雾气迷蒙了眼睛,想要加快人流的快速通行,减少旅客的等待时间,然而因为此前毫无类似经验,缺少合理,并且有效率的分工合作,导致工作进度十分缓慢。他们凌晨三四点还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,实在让人动容。国难当头,世界陷入一片混乱。他们默默的做着力所能及的事,这样的身影是伟大的,这样的付出是大爱,这样的灾难,我们谁都没有遇见过,谁都在一次次的被灵魂拷问着,谁都是在学习中不断进步,谁都会失常,会犯错。但我真的希望我们可以携手亿万华人华侨学子共度难关,守护家园。希望家,不是我们遥远的地方。       人说穷者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,跳出小我,拥抱大爱。希望国人对海外归国人员多一些包容和理解,在他们一路恐惧,落地之后,送上归家的问候。也希望所有的归国人员,同样理解祖国的不易,积极配合,诚实诚信,对自己也对他人负责。让我们不止爱我们的父母家人朋友,也爱那些与我们素未蒙面,却内心可爱善良的灵魂们。愿我们清晨能在爱人的怀里醒来,傍晚迎着夕阳,走上归家之路。



写于 2020.03.22






bottom of page